朱德庸回憶童年父親講述的故鄉的點點滴滴。 鐘升 攝

  22日,創作了《雙響炮》《澀女郎》等作品的臺灣著名漫畫家朱德庸終于來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故鄉蘇州。

  對于祖籍蘇州太倉的朱德庸來說,這是第二次到蘇州,卻是第一次踏上蘇州的土地?!笆改昵拔遺閽欄阜迪緙雷媸痹飯罩?,但終究‘過家門而不入’。那時,父親還在世,我對家鄉的感觸也沒那么大。就想著:‘下回要來轉一轉蘇州,看看那些著名的園林’?!?/p>

  不承想,再見面已是十幾載后,始終思念家鄉的父親也去世已久。朱德庸介紹,在父親過世的年月里,他常?;匾溆敫蓋字淶牡愕愕蔚?,想起童年時父親向自己說起的故鄉往事?!拔也揮勺災韉叵脛欄蓋壯沙さ牡胤?。我很想利用這次機會讓我的童年和我父親的童年能夠聯結在一起?!?/p>

  父親是江蘇太倉人,母親是江蘇鎮江人。在從南京到蘇州的3個小時車程里,朱德庸一路未眠,始終盯著高速路兩旁的路牌,找尋著雙親故鄉的蛛絲馬跡?!暗筆碧煲丫諏?,但我還是在一片黑暗中盯著父母故鄉的方向。事后有人告訴我,其實我看的方向是錯的。但我想,如果父親在我身邊的話,他也會一直望向遠方的故鄉,哪怕那只是想象中的方向?!?/p>

  走在蘇州街頭,聽著市井間的交談,朱德庸感慨萬千。他說:“我可以感受到父親出生、生活在這里,他的童年也全部在這里。我們兩代人的童年終于可以聯結在一起。我在這里碰到的每一個人都說著和父親相似的方言,有種說不上來的親切?!?/p>

  鬢毛已衰,鄉音猶記。

  席間,有人為朱德庸送上了一份太倉的肉松。嗅著肉松的香氣,朱德庸異常激動。他回憶,童年時自己曾問起父親家鄉有什么值得一說的東西。父親告訴他:“太倉的肉松是最有名的?!?/p>

  “從小,蘇州在我心里一直是既真實又虛假,感覺很近又很遠的地方。對肉松也是只有個概念。今天終于踏上了這片土地,看到了肉松的實物。對我來說,這種激動的心情不亞于踏上月球?!敝斕掠蠱諦磯淌奔渲諛苡謝嵩俅蔚椒盟罩?,再好好地看一看“這片自己血緣與親情的聯結之地?!?/p>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付楊]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