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了。

  送餐去。

  這一頭你在手機上動動手指,提示“下單成功”,那一頭的他們手機上,叮咚一聲,提示“您有新的訂單”。這兩個提示,幫我們完成了不出門也能吃上美食的愿望,這離不開那些每天奔忙在城市大街小巷的外賣配送員,比如今年26歲的外賣小哥席建劍。

  轉行送外賣挑戰自我

  席建劍是甘肅慶陽人,曾經他是一名后廚廚師,如今改行送外賣。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重要的身份,是兩個孩子的父親。5月15日,記者隨著他的腳步,見證了這名外賣配送員始終在路上的一天。

  席建劍是一個有著兩年工作經驗的外賣小哥,家住望遠的他每天早上8點30分就從家中出發,大約20分鐘后,趕到餓了么鼓樓站上班。

  說起轉行送外賣這事,他坦言,這也是為了更好地扛起家庭責任。原來席建劍在餐廳后廚工作,一直沒有勞動合同和保險,發工資時間也不固定,對家的責任讓他有了轉行的念頭。在他看來,送外賣除了有兜底保險、能準時發工資更好地照顧家庭外,更吸引他的是可以挑戰自我,“這是一份多勞多得的工作,比原來好多了?!畢ńK?。

  顧上了別人的飯點兒,自己卻沒點兒

  對于席建劍來說,為了讓更多人準點吃上飯,他得調整自己的飯點。早上9點30分許,他才開始吃早飯。從上午11點30分開始到下午2點30分,是點餐高峰期,所以他的午飯一般都安排在下午2點30分以后,晚飯則是在晚上9點左右?!霸綬鉤緣迷緄幕?,到了下午1點左右就會餓得沒了體力,既然干了這一行,吃飯的時間自然就不再正常?!?/p>

  另外,對他們來說,越是天氣不好的時候,越是忙碌?!壩齙較掠晏?,站點的點餐量能從1000單漲到1500單,同事全部加班都送不過來?!畢ńK?,即便在雨中送餐很不容易,但是大家還是鉚足了勁把每一單準時送到顧客手中,讓別人準時吃上飯,也增加他們的接單量。

  送餐路上狀況多,“習慣了,都正?!?/strong>

  15日早晨10點31分,一位富寧街的居民點了一份漢堡套餐。席建劍麻利地趕到店內取餐,因為是早上的第一單,所以取單很快,他進店就拿到了餐,前往富寧街的小區內送餐。從店內10點33分取餐到10點41分送到客戶手中,他只用了8分鐘。

  但是這樣的速度并不是每一單都能碰上。送外賣的路上,永遠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狀況等著他。中午時分,席建劍前往海天大酒店送餐時,就出了點小意外,到了地點卻聯系不上點餐人,等了十多分鐘,無奈他接了下一單要返回時,點餐人又打電話過來。為了送這一個餐,他來回跑了兩趟,從上午11點31分開始,一直到中午12點15分,花了足足45分鐘。不過這些狀況對席建劍來說已經習以為常,“這都是正常現象?!彼?,遇上這些情況不可避免,想辦法更高效地送餐,彌補這些時間損耗才重要。

  干這行兒,都懂統籌學

  “我們這一行要評價外賣員的水平,就得看他統籌路線的能力,要做到少跑路,多送單?!彼燈鷲飧?,席建劍滔滔不絕,這兩年送餐下來,他積累了不少經驗,“有時候要根據路線把后點的單先送,有時候則要反著來……”如今他送餐的時候已經游刃有余,在工作效率和服務質量之間找到不影響客戶體驗的微妙平衡。

  都叫我們外賣小哥,其實我們服務的項目不只是送餐,還有藥店、花店等。晚上送餐捎帶送藥的也很多。每天晚上,他都要堅持到9點多,如果遇到下雨,時間還會順延到晚上10點左右。

  席建劍每天送出去的餐有30多單,平均行車距離達到90多公里,相當于往返站點和家之間四五趟。他每天的工作,要么騎著車跑,要么就是下車后一路小跑,還伴著“取餐”“您的餐到了”“謝謝”這幾句說得最多的話。

  記者 申雷 文/圖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蘇楠]
hlwjbzq.jpg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