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位于南京的中國電科第14研究所,科研人員在利用“蜘蛛網反無人機系統”捕捉無人機蹤跡(4月23日攝)。 新華社記者季春鵬攝

  新華社南京5月22日電題:記者蹲點手記:在這里,探尋中國雷達人的精神世界

  70年,能做什么?一個人也許庸碌地過完了一生,一群雷達工業的先行者,卻硬是把一個只能靠“撿”雷達用的行業,打造成了一張響當當的中國名片。

  立“軍令狀”為戰機造出“爭氣雷達”、研制預警機“警眼”、托起“神舟”飛天的測控重任……無數個“高光”時刻,記錄了一代代雷達人前行的足跡。

  在中國雷達發源地、中國電科14所采訪的一周里,一個問題始終在記者心頭縈繞:是什么力量促使他們克服萬難,絕不放棄?

  20世紀50年代,一大批老科學家帶著雷達上前線,為我國“雷達第一營”打下堅實的裝備和人才基礎。60年代中期,上千名雷達專家毫無怨言地遷居三線山區,創建十多家研究所、工廠。

  在食不飽腹的條件下,老一輩設計師通宵達旦,手繪上千張圖紙。有的30多歲就英年早逝,有的忙于研究而無暇照顧子女,只能將孩子送往鄉下,長期分離?!罷狀鎩貝詞既蘇毆庖?、賁德,頭一次同機試飛就遇險,但沒有人被嚇退。老院士賁德說:“只要完成研制任務,付出什么都行!”

  為有犧牲多壯志。在第一代雷達人心中,雷達精神或許是這種不顧一切的拼勁兒。

  從零基礎到碩果累累,“中華神盾”和預警機雷達兩個項目組,都遇到了相似的技術跨越挑戰。不同的研究團隊,選擇了相似的攻關路:一個帶著百十個“防吐袋”扎根艦艇,暈船了出來吐,吐完接著干;一個全員住在測試室,二十四小時輪班分析故障。預警機雷達負責人張良說:“就像軍人守陣地,研制節點就是我的‘陣地’,守不住是失職?!?/p>

  在第二代雷達人心里,雷達精神或許就是像守陣地般做科研。

  在位于南京的中國電科第14研究所,微電子智能制造車間的工作人員在作業(4月22日攝)。 新華社記者季春鵬攝

  太赫茲雷達、微波光子雷達、量子雷達……很難想象,參與研發這些高精尖產品的,是一群平均年齡只有33歲的博士畢業生。

  14所所長胡明春坦言:“把他們請來,我們可是打過預防針的,要能吃苦、出長差、不比工資高低?!?/p>

  這樣的單位吸引力何在?清華博士畢業生夏凌浩說,對年輕人委以重擔,從不輕視每一個“奇思怪想”,在這里,年輕人真正能各展所長,大顯身手。

  少年自有凌云志。在一大批年輕人眼里,敢想敢干、改寫未來,或許正是新時代的雷達精神。

  不同時代,雷達人的探索之路各不相同,但雷達精神卻代代銘記、薪火相傳。

  一代代雷達人秉持愛國奉獻、永不放棄的初心,寫下壯麗的時代奮斗答卷。

  新華社記者胡喆、王玨玢、劉宇軒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付楊]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